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屋裡沒人了,陸明瑜這才不滿地道:「你太凶了,綠猗她挺好的,嚇傻了你去哪裡找一個賠我?」
長孫燾道:「瞧你把丫頭縱成什麼樣了?連主子都敢取笑,無法無天。」
陸明瑜輕輕放下勺子,抬頭凝着他:「你在怪我?」
長孫燾已顧不得什麼鬼夫綱鬼形象,連忙道:「其實奴才膽大一點也挺好的,這樣才能顯得主子仁慈,胸懷寬廣,容得下人。」
陸明瑜把粥推過去:「好了,看把你嚇的,喝粥。」
夫妻二人剛用完早點,宮裡的人傳信說因為發生了虞家這事,陛下氣着了,所以除夕夜的家宴取消,等到元宵節時,一家人再共享天倫之樂。
話雖如此,夫妻倆卻知曉,此時的確不適合辦家宴,萬一太后提及玉貞的事,大過年的,你說放人不放人?
另一方面來說,只有虞家把元武帝「氣壞了」,別人才會為了討好元武帝,對虞家窮追猛打,落井下石,那麼虞家的事,也能很快解決。
夫妻倆回了使者,準備去看看南宮綏綏,她為了謝韞離家那麼久,連年都沒能回家過。
成親了倒沒什麼,這還沒成親,得去寬慰寬慰人家姑娘,順道把他們的婚事提上日程。唉~
陸明瑜邊走邊嘆氣。
她就是個勞碌命,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就沒有個盡頭。
唉~
長孫燾邊走邊嘆氣,他不知道自己娶的到底是小娘子,還是媒婆,怎麼就如此熱衷說媒拉縴?
唉~
董實邊走邊嘆氣,他姐姐哪哪都好,就是太矜持了,有事找楚姐姐,卻一直縮足不前,如果不是自己機敏,發現了她的異常,那她就不說了嗎?
「楚姐姐!」董實跑向陸明瑜,卻在離她三步的地方停下。
眼前的男孩穿了一身火紅的衣裳,唇紅齒白,看起來喜慶又討喜。
陸明瑜止住腳步,笑着道:「阿實,怎麼不穿件披風?小心着涼。」
董實笑吟吟地道:「楚姐姐,我不冷。」
陸明瑜問他:「你特意來這等我?找我有事嗎?」
董實老實地點點頭:「楚姐姐,其實我是為了阿姐來找你的。」
陸明瑜搭住他的肩:「你阿姐怎麼了?我能做什麼嗎?」
長孫燾也把手搭在董實肩上,把他勾到一旁,順勢站到了他與陸明瑜的中間:「董夫子怎麼了?可是小茜不服教化,惹她生氣了?」
董實想要躲開長孫燾的魔爪,卻發現他鉗得很緊,只得認命地被他抓住,嗡聲嗡氣地道:「楚姐姐,阿姐她對種植很了解,前段時間聽小茜姐姐說,你要種草藥和桑樹,她很想幫你的忙,只是她不知如何開口,所以我就來找你了。」
「真的?」陸明瑜聽到這個消息,很是驚喜。
莊子上那些人都是干農活的好手,可他們並不了解一些特殊藥材的種植方法。
事實上,陸明瑜一直在物色這方面的人,如果董穗可以做到,那對她來說簡直就像及時雨一般,讓她如虎添翼。
董實點點頭,很認真地道:「父親母親在世時,他們教我商道,卻教阿姐各種作物的種植,阿姐學得非常好,很多時候,父親的進貨商家裡作物遇到麻煩,都是阿姐幫忙解決的。」
陸明瑜笑道:「阿實與夫子真是無所不能,你放心,我會讓夫子試試,她若是擔心,那讓她先試着照顧王爺從涼城移植過來的文君拂塵如何?如果文君拂塵能在開春發芽的話,以後我種的那些東西,就麻煩她啦!」
董實唇角挑了挑,但卻又很快斂住:「楚姐姐,我阿姐可以的,她一直都很優秀,只是因為生性內斂,也沒遇到像楚姐姐這樣的伯樂,所以才讓她這顆明珠蒙塵。」
陸明瑜看着來來往往,為布置王府忙前忙後的仆眾,道:「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是有用的。」
「阿實的姐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還對種植有很深的了解,這很厲害,阿實學習用功,為人誠懇上進,這也很厲害。」
董實偏頭笑了:「楚姐姐,你是大仙女!」
陸明瑜道:「好好跟着秦夫子學習,其它的事你放心,我會和你阿姐談的,一定不會讓她心裏有任何負擔。」
董實拱手作揖:「多謝楚姐姐。那我去溫習了。」
如此,他便掙脫了長孫燾的鉗制。
望着董實小跑遠去的背影。陸明瑜不禁莞爾:「我是真喜歡這孩子。」
長孫燾看着董實茁壯長起來的身姿,不由心生警惕:這小子現在都這麼討喜,要是長大了還了得?
滎陽王好像還缺個媳婦,要是董穗嫁去滎陽王府,這小子也不好意思賴在這裡了吧?
長孫燾把一切想法藏在心,殷勤地扶着他的小嬌妻去往南宮綏綏的院子。
他們到來時,南宮綏綏正在練劍,大冬天的就穿一身薄衣,出了滿身汗,無論是舞劍的身姿,還是擦乾的動作,都很爺們,甚至讓人覺得,她根本就是個男人。
見陸明瑜和長孫燾進來,她反手一擲,利劍準確無誤地別入劍鞘。
她擦了擦額上的汗,行禮問道:「您二位怎麼來了?」
陸明瑜道:「你第一次在王府過年,我們來看看你。」
南宮綏綏擺擺手:「沒事,我一大個人在外頭過年怎麼了?再說了,不是還有謝韞嗎?」
陸明瑜把帕子遞過去:「那你們準備什麼時候成親,這邊也好準備着。」
「謝謝。」南宮綏綏接過帕子繼續擦汗,爽朗乾淨的眼眸卻染上一絲落寞,「他最近天天捧着脖子上的吊墜發獃,我想他其實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擔心查實過程中會帶來麻煩,所以一直沒去查。」
「沒有解決這事,恐怕他不會安心成親,我也不想費力去拴住一個心沒有安定下來的男人,打斷腿還得花銀子治,太浪費了。」
「哎,不對,成親的事不是應該去問男方嗎?王妃來問我,我也很矜持很害羞的好不?」
陸明瑜道:「因為你們兩個之間,能做主的是你呀!不來找你找誰?」
南宮綏綏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卻還硬聲道:「你不用擔心我,他要是不成親,我就和他死磕到底,看誰擰得過誰!」
陸明瑜道:「既然你看得開,那我們也就放心了。不過你為我二哥付出了那麼多,無論如何,二哥都應該好好對你。」
「我和昭華會把一切準備妥當,等你們真正能安定下來時,二哥會風光迎娶你進門。」
南宮綏綏雖然一臉不在乎的模樣,但眼底卻笑了:「怪不得他喜歡你,你還蠻善解人意的,說話總能說到心坎去。」
陸明瑜挑眉:「你確定二哥不想弄死我?」
南宮綏綏臉皮再厚,也不敢拍胸/脯保證謝韞表面上還是很寵妹妹。
……
從南宮綏綏那離開後,靈靈姑娘與出雲的人便來了。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