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七零爽翻天
在七零爽翻天 連載中

在七零爽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你的安慕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伶 劉芬芳 現代言情

【甜寵➕雙潔➕爽文】喬伶穿到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還好她自帶空間還能喜滋滋的吃火鍋!男主: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喬伶:不客氣,給錢就好男主:以前的先生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為報喬伶:……想的美女主表面是冷清美人卻非常接地氣男主大型奶狗與狼狗結合的爹系男友(男主:我不能當個人嗎,汪)展開

《在七零爽翻天》章節試讀:

飯店有三層樓,裝修是以前的古建築物,一眼望上去就知道有年頭了。

看着裝修就很氣派,裏面來吃飯的人看着都是大有來頭,熱熱鬧鬧地聊着天。

站在菜牌前面,剛要開口點菜就有一個女服務員走過來。

叉着腰一臉高人一等的模樣,直接擋住她看菜牌的視線。

翻了個白眼說道:「走走走,這裡的菜不是你個鄉巴佬吃得起的,別在這丟人」。

在國營飯店工作的服務員是個鐵飯碗,所以好多人都是用鼻子說話!一直以為誇張了,沒想到今天她就遇見了。

「你是這裡的服務員?」喬伶有些驚呆了,沒見過這麼差的服務態度。

「我不是難道你是?」

「你這個態度看着不像啊,還是說這個飯店是你家的啊」,雙手交叉,挑眉,一臉質疑的看着她。

「就算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個泥腿子吃得起的,還看菜牌,你認識字嗎」,這個服務員以前讀了小學3年,就覺得自己比其他人高人一等了。

「你又知道我吃不起,你是我家戶口裡的哪位,嗯?這麼了解我」

「啊,不對,長成這模樣,我家可沒你這張這麼嚇人的臉,不然真是家門不幸」。

忙着懟人,突然想起自己臉上的妝容還沒卸掉,靠!丟臉丟大了。

嗯,那就把我就是女王的自信接着發揚光大(自我心理建設)。

**人對於這種可以看熱鬧的場景絕對不會放過,周圍瞬間就站着一小圈的人。

聽到這話大家都是一個表情,笑的魚尾紋感覺都若隱若現。

「噗呲,好自信的姑娘!」

「這姑娘口才真好!」

「說的好,不能這麼瞧不起人」還一邊鼓掌。

「唉,就算人家吃不起也不能這個態度啊,真是惡劣」。

沒有女子喜歡被人說容貌不行的,聽到這話臉色漲紅然後轉青,像是京劇變臉的速度,伸手就往喬伶的臉上撓過去。

「嘶」,周圍的人都跟着倒吸一口氣。

喬伶右腿往後撤步,來個半蹲直接躲閃開了。

接着用手肘發力往女服務員肋骨處用力撞上,疼的她後退了幾步。

還沒等人站穩,喬伶就直接快步上前抓住她右手臂,直接用擒拿術把她反手按倒在飯桌上,臉貼在桌上動彈不得。

喬伶右臉處有一縷頭髮落下貼在在臉上,另一個只手拿起桌上放筷子的竹筒往桌上重力放下。

稍微低頭對手下的人輕輕地說道:「我吃不吃的起那是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啊!嗚嗚!你給我等着,我姐夫可是認識這飯店的負責人」,扯着嗓子不服輸的沖她喊着。

身後緊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正是這裡的負責人,呼吸有點微喘,看來是被人匆忙拉過來的。

「姑娘,有話好說,千萬別動手」。

扭過頭對另一個男服務員問道:「快給我講下什麼事!」。

事鬧大了面上不好看,就連下個月的提拔都可能泡湯,然後那男服務員有聲有色的把剛的畫面轉播給他聽。

「大伯,你快讓這個泥腿子把我放開啊」,眼神看向許衛國。

「你給我閉嘴,盡給我惹是生非」,許衛國眼神斜過去瞪着她。

許衛國此刻對她的稱呼很不滿意。

她姐夫也就是一起吃過一次飯,他還記不記得這號人還是另一回事呢,誰給她的勇氣拿自己的名號欺負人。

「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那麼你看怎麼個處理法,我也不想惹事,只想吃頓飯而已」,

手用力一拽,把桌上按壓着的人往旁邊一丟,抿嘴一笑,梨渦輕輕露出。

「我讓她給你道個歉,再扣她2個月的工資和糧票,今天這頓飯你儘管點,算我的,這位姑娘您看怎麼樣!」

「嗯,可以,挺滿意」,挑眉點點頭表示認可這處理結果,反正她也不吃虧。

「好的好的」,笑的一臉諂媚樣。

「我又沒做錯,我不道歉,憑什麼扣我錢!我要找我姐夫過來讓他看看你是怎麼對我的,幫着外人欺負我」,氣急敗壞地什麼話都吐露出來。

一起吃過一頓飯,還送了禮走個後門,以為人家就得理所應當的聽她指揮。

這年頭鐵飯碗大家都是爭先恐後的想走後門,正好上一個人受傷來不了缺了個人手,不然也不會輪到她。

氣得許衛國臉色鐵青,給他找事就算了還這麼不給面子,給台階都不下那就別下了。

「那就叫他來找我,我看有沒有臉和我說話,你去道個歉然後去老陳那裡把工資算清,明天就不用來了,我丟不起這個人」

「這位同志,本店以後您來吃飯我都給你把錢算少三分之一,當做是賠禮。我這還有點急事,我就先告辭了」。

他還開着會就過來處理這破事,一臉不悅的轉過頭對其他人說,以後看到她就趕出去。

「哼」,看了這女服務員一眼,哼一聲甩了下衣袖轉身離開。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影響大家用餐了,實在不好意思」,周圍的人意猶未盡的回到位置接着吃飯。

女服務員抬腿就想去找老陳領工資,然後就被站在面前的喬伶擋住去路。

大步走到女服務員面前盯着她說道:「你是不是少說了句道歉?剛剛許同志說了什麼,不道歉可不給工資哦!」。

「你!」,眼睛瞪得大大的,手上的拳頭緊緊握着,一臉不服氣。

「小黃同志,這事也是你做錯了,趕緊給人姑娘道個歉,我還要出去前台忙呢!」

「對,不,起」,咬牙切齒地說道,看樣子都想把面前的人生吞活剝了。

「哎,沒關係,畢竟我鄉下來的,大氣着呢,不會和你這種潑婦計較的」,

臉上笑容都燦爛了幾分,對待這種蠻不講理的人那你就要比她還胡攪蠻纏,who怕who!!

咬着嘴唇氣得微微顫抖,又無可奈何,然後跟着老陳去結算工資。

嘴皮子沒人家厲害打又打不過,偏偏許衛國還不幫着她,等下回家就和姐夫告狀,但是人家許衛國根本看不上她姐夫,想的太美了點。

腦瓜子總算安靜了,沒想到吃個飯還這麼多事。

另一個女服務員小香拿着菜牌過來,客客氣氣地詢問喬伶想吃點什麼,嗯,看來這個飯店不是都是奇葩。

「來一盤梅乾菜扣肉、一碟油麥菜,紫菜湯就可以了,行了就這些,麻煩你了」,心情並沒有被影響。

點了些特色菜,只是國營飯店賣的種類也並不多,不像後來的世界在一家店就可以點到五花八門的菜。

菜上的還挺迅速,就是這米飯多的都把喬伶看的眼睛都直了!

服務員上菜的時候還說了米飯吃不飽可以接着續上,不收費,她還以為米飯的量會很少呢,沒想到這個年代的米飯滿滿一大盆。

七十年代,大家基本是體力勞動的多,不多點米飯壓根吃不飽,不像21世紀的南方,裝米飯的碗還沒有人的手掌大。

喝着店裡的紅茶,休息了好一會。

才起身去供銷社把家裡需要的東西都買了,空間里的東西都太現代化了不適合放出來使用。

原主去過幾次縣城所以不用問路怎麼走。

終於走到了縣城中心,牌匾上寫着大大的三個字——供銷社。

大中午人不多,非常適合她這個有點外向型社恐的人,能不接觸就不接觸,像在現代就是個正兒八經的宅女,很享受在家的快樂。

入眼看到的供銷社是青紅磚蓋的,走進去裏面賣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大到農機電器,小到針線紐扣,還掛着滿牆的圖畫,簡直一應俱全,應有盡有,流露出那個年代濃濃的文化氣息。

高高的櫃檯前,站着挑選商品的顧客,櫃檯里年輕的售貨員則是態度淡淡的。

那時當一名售貨員是讓人高看的事,要結婚了還能給找對象的男女加分呢!

閑逛了一圈,走到賣水壺的地方,柜子上擺着非常喜慶的保溫水壺、鐵搪瓷水杯,面上都帶着圖畫,有鴛鴦,還有刻着「囍」字的。

逛了差不多有兩小時,買了有幾個保溫水壺、喝水的杯子、做菜的工具、無色無味的肥皂、雪花膏這些等等。

可以放在屋裡裝飾一下,營造一下有人住的氣息。

零零散散買了一堆,走出供銷社大門就往巷子里鑽進去,找到一條沒有人的巷子閃身便進了空間。

實在太重了,進了空間就把東西往地上一丟,然後拿了水杯就在溪水裡舀水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喝。

逛街實在太費勁了,四月的天她居然額頭上都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用手背擦乾了汗,唇珠上還沾着一滴水。

「呼~真熱」,

嘟囔了一句便起身收拾買來的戰果,把背簍的東西都拿出來,再把一些不值錢的東西放進去。

回到屋子裡,準備待到傍晚差不多集合了再出去。

她平時有午休的習慣,用卸妝水把臉上那嚇人的妝卸了,恢復原本的樣貌。

喝了溪水的原因,臉上氣色好了很多,帶着紅潤的膚色,五官也看着越發精緻,照完鏡子滿足的去床上補美容覺了。

空間像是一個世外桃源,很寧靜,聞着淡淡的花香,整個人都很舒心,喬伶睡的格外香。

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鐘過15分,差不多到了集合的時間,看了下周圍現在沒人路過就出了空間,去縣城門口找王大爺他們集合。

人在空間裏面可以看到外面的場景,就不用擔心被人看見是憑空出現,然後被人拉去研究大卸八塊。

走了差不多兩百米,周圍就衝出來幾個舉着棍子看着凶神惡煞的壯漢。

追着一個看着有點微胖的中年大叔然後被堵在了牆壁上,周圍幾個路人看到了紛紛走開不敢上前招惹。

「老東西,就憑你還敢和我大哥作對?那堆貨是我們要的,你看看你有沒有那個命來拿」,

雙手掐住他的脖子,用力的往上提,雙眼瞪住他,右臉還有一處刀疤,氣勢看着就很瘮人,

「放手,咳,咳,你們這是強盜行為,咳,眼裡還有法嗎」,手緊緊的扒住掐着他的手,雙眼通紅,脖子上青筋暴起。

見手上沒什麼利器,索性幫他一把。

快步上前直接一腳踢在距離她最近的小嘍啰膝蓋上。

接着順手把他手上握着的木棍搶了過來,木棍直接砸在小嘍啰肩上,疼的他齜牙咧嘴往地上摔下去。

「哪裡來的小妮子,膽子這麼大?敢打我們的人」另外一個人陰狠得盯着她說道。

「這是要多管閑事,上演美女救狗熊嗎,哥哥勸你還是回家繡花吧」 ,

一臉奸笑的看着她,還以為來的是誰,沒想到是一個小妮子管閑事來了。

眼角瞥了眼那個被按倒在牆壁上臉色有點猙獰地中年男子,原來是國營飯店的那個負責人——許衛國倒霉蛋。

喬伶修長的手指在木棍上下滑動輕輕的撫摸,微笑着看向那個領頭的小嘍啰。

一臉乖巧的說道:「那哥哥你介意身上被我綉個花嗎」。

「姑娘,快跑,幫我找公安同志過來!」許衛國以為誰來救他了,沒想到是一個好看的小姑娘,有點失望。

「閉嘴,沒你說話的份」那人手又用力一分的掐着他。

「哧~你們這些敗類,給你們機會不要,那就送你們去公安同志那兒喝茶」,

作為21世紀好公民,做不到袖手旁觀,當然,前提她有能力。

一句敗類,成功激怒這些小嘍啰。

「你個小娘皮的欠打,兄弟們,弄她」。

此時她神情淡定,用那修長小巧的手熟練的拿起手中的木棍,當幾個小嘍啰向她衝來時,喬伶騰空旋轉將棍子狠狠擊打在歹徒的側腰。

一個前踢把他摔到地上,接着箭步上前抓住另一個小嘍啰的肩部,自身猛力向下用過肩摔將歹徒摔翻在地。

一腳狠狠踩在他後背上。

喬伶迅速從空間把繩子轉移到背簍,然後假裝的從身後的背簍掏出麻繩出來,用一種專業的綁法把他捆住,然後把另一個抓過來也捆住。

拍了拍手掌心的灰,一腳把小嘍啰踹到一邊,頭髮有些凌亂,兩條辮子有點炸毛,但是不影響她好看的臉一分。

許衛國看着她眼神都有些驚呆了,好大力氣的姑娘。

剩下的另一個小嘍啰還沒解決,他有點不敢相信,而後反應過來也不管許衛國了,掏出腰間放着的小刀狠狠地朝她臉色刺過來。

喬伶臉色一變,KAO!卑鄙小人啊,居然直接朝着她臉上伺候。

那她也不客氣了,身體靈敏的一個下腰躲避開刀子。

接着抓住他的手腕,直接打掉他手中的刀然後抓住他的手臂上方用力「咔嚓」一聲。

把他的整條胳膊卸了下來,在他膝蓋處用棍子敲上去,然後用繩子也捆住。

「啊!!你個小娘皮」,叫的慘無人道,疼的額頭布滿了冷汗,還敢叫囂。

「我看你這舌頭是不想要了?」,直接抓住他頭髮把腦袋往後甩。

此刻許衛國帶着好幾個公安同志趕來。

「公安同志,到了!!就是這幾個人在路上搶劫我還放言要把我做了,好在有這位姑娘出手相助,不然我妻兒連屍首都見不到」,

邊說邊把自己脖子上被掐的紅痕露出來。

喬伶見到公安來了便沒有收拾這人,丟給公安解決。

「這位姑娘真是好身手,不錯不錯」

「這位同志,耽誤您一下,您得跟我們回去做個筆錄,一會就好」。

看着年紀不大,長相挺清秀的後面笑盈盈的看着她,這姑娘身手太好了,一個人解決3個,他很欣賞。

喬伶微點了點頭,應下。

還好她現在卸了妝,不然上午她剛在黑市投機倒把,現在沒卸妝被發現的後果就是......

「好」,答應回去做個筆錄,就是有點晚了,不知道王大爺到時候會不會不等他,不然得走路回去了。

「走!跟我回去」,幾個公安押着小嘍啰往派出所走去。

到了派出所把筆錄做完,好幾個人好奇得特地跑出來看,聽說是一個小姑娘把好幾個人都打趴下了。

「謝謝姑娘,今天多虧了你,對了姑娘你住在哪裡,回頭我給你送面錦旗去你那裡」。

一個勁的鞠躬感謝她,就差熱淚盈眶了。

「錦旗就不用了,我也是看不慣那些人」

「你今天也說我以後吃飯,都私人都給我打個便宜點,那我更得救你了不是」,跟他開玩笑着拒絕這面錦旗。

「啊!!你是今天中午那個黑,咳,姑娘啊,沒認出來,你怎麼變了個人」。

及時止住,差點叫他的救命恩人是黑姑娘了。

「我一個女孩子家,化個妝方便做事,好了我還有事得走了」,

「好,好,好,你慢走,以後有事儘管來飯店找我。」

和各位公安同志告別匆忙的趕去找王大爺集合。

《在七零爽翻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