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戰神醫妃A爆京城
戰神醫妃A爆京城 連載中

戰神醫妃A爆京城

來源:google 作者:有鳳棲梧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白如意 陳媚娘

現代女戰神僱傭兵穿越,成為醫毒雙絕的相府嫡女白如意,一不留神扎了風華絕代的狐狸王爺鸞景深一針,從此再也甩不掉了「這位姑娘,你不能剛跟我促膝長談,就翻臉不認人」狐狸王爺一臉無辜「再說這個話題,我一針下去讓你做不成男人!」某女裹了裹身上的錦被,咬牙威脅「原來,你喜歡太監?」「滾!」展開

《戰神醫妃A爆京城》章節試讀:

白如意美目流轉,落在了白相國的身上:「你也聽見了那假道士的話,今天的事情,分明就是陳媚娘蓄意陷害,你要怎麼處理?」

這件事,白相國雖然事前知道,但他原本以為是萬無一失的事情,最後卻是變成了這個樣子,着實令他惱火,且白如意又在眾人面前,對他如此無禮,冷語質問,令他顏面受損。

這時,那些婦人們卻是議論不停了:

「這件事難道真的是陳媚娘布的局?若是真的,倒叫人毛骨悚然。」

「七星道長親口說的,還能有假?一百兩銀子,就能要了嫡女的命,值得的!」

「這麼說來,陳媚娘真有手段,等白如意母女一除,這白府就是她的天下了。」

……

白相國原本還想訓斥白如意,但在聽了眾位貴婦人的議論後,便改變了主意,否則,白府嫡女在失去親母之後,父親不疼,繼母陷害,反而為白如意博得了同情。

於是,他在臉上硬生生地擠出了一絲笑容,「如意,這件事也不能全聽那老道士一面之詞不是?當然,媚娘也有做得不對之處……」

「夠了!」白如意冷笑一聲,「你也不必為她辯解,眾人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

白蓮蓉見狀,微微地離開了鸞雲天的懷抱,一臉柔弱且委屈地說:「姐姐,我知道你一定還是在記恨我搶走了太子哥哥,可是我真的好喜歡太子哥哥哦,讓我放棄他,我實在是做不到……」

說著,她的目中竟有淚光涌動。

「蓉兒別哭,你一哭孤的心都疼了,你怎麼忍心呢?」

鸞雲天說著,輕輕握住了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輕輕揉着。

白如意見狀,只覺得一陣噁心,「你們最好別當著我的面噁心人,免得吐你們一臉!」

「放肆!」鸞雲天大怒,「白如意,若非看在蓉兒的份上,孤現在就摘了你的腦袋!」

白蓮蓉連忙拉住了他的袖子,「太子哥哥,您別生氣,姐姐心裏苦,難免情緒激動,畢竟您是那麼優秀,讓無數女子對您日夜仰望。」

說著,竟嬌羞萬分,又輕輕貼在了他的心口。

白如意抽了抽嘴角,差點吐了。

白蓮蓉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在眾人面前跟鸞雲天秀恩愛,是因為她要高調宣布兩人的關係,暗示太子妃的位子她是坐穩了。

白如意想起鸞雲天之前對原主的羞辱,心口就有一口惡氣憋得慌。

白相國見着鸞雲天跟白蓮蓉恩恩愛愛,蜜裡調油,算是有所安慰,又見着白如意似乎在有意招惹鸞雲天,生怕她會因妒生恨,糾纏不休,萬一惹惱了鸞雲天,連累了白蓮蓉可就不好了。

當下,將臉一沉,狠狠地訓斥了陳媚娘一頓,直罵得陳媚娘眼淚汪汪卻也不敢吭聲。

陳媚娘倒也是個狠人,被罵了之後,上前就拉住了白如意的手,痛哭流涕。

白如意直接甩開了,陳媚娘的手,她看着都嫌臟,何況現在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得多少細菌……

想着,她甚至想從空間里取出消毒水來給手消消毒。

「如意,都是我的錯,但是我真沒有想要害你,你誤會我也好,你怨恨我也罷,我都認了,只要你能消消氣,別再跟你父親為難了。」

這話說得確實圓滑,白如意算是從她的身上看到了人性的骯髒無恥。

當下甩甩袖子,也懶得跟這些人嚼舌,直接離開了。

鸞雲天看着她的背影,清冷孤傲,氣場十足,雖冷冰冰硬邦邦的,遠不如白蓮蓉溫柔可人,但不得不說,白蓮蓉在白如意的面前,畏畏縮縮柔柔弱弱的樣子,倒像極了白如意的丫鬟了。

白如意一走,陳媚娘這邊立刻就遣散了眾人,而鸞雲天這邊則是由白蓮蓉領着,去了她的香閨,至於兩人在香閨中做些什麼,就是不得而知了。

待人都走了之後,陳媚娘氣得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她手腕上的金鐲子嗡嗡作響。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陳媚娘咬着牙,「明明是計劃好的,怎麼就成了這樣的結果?」

梅婆子也是一臉狐疑,「難道,是那個死丫頭沒有按照計划行事?」

「她敢!」陳媚娘目中露出了陰狠之色,憑着今天的狀況來看,根本無法判斷月紅究竟是有沒有按計划行事,將火藥放在白如意的身上。

因為那道電光根本就沒有擊到白如意,就被白如意手中的鏡子折射回去了。

陳媚娘想了想,「你去將那小賤婢喊來,我要弄清楚!」

「是。」梅婆子說著,應聲退下。

她是不敢直接去煙波閣的,不知為何她一看見白如意那張冷冰冰的臉,就渾身哆嗦。

總感覺現在的白如意跟變了個人似的。

在煙波閣前轉悠了一會,實在是沒轍,只得硬着頭皮進去,「大小姐,夫人命人買了些糕點,讓老奴來問問您想要什麼口味的。」

「都有什麼口味的?」

「板栗,蓮蓉,豆沙,芝麻,花生這些餡兒都有。」

「蓮蓉好了。」白如意淡淡地應了一句。

「是,那就麻煩月紅跟和老奴過去取一趟。」

月紅的眼中露出了驚恐,白如意卻是淡淡地說:「去吧,快去快回。」

「是。」月紅看了看白如意,有些緊張地跟在了梅婆子的身後,出了煙波閣。

白如意知道梅婆子來煙波閣可不是因為什麼糕點,她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帶走月紅,她自然是可以強行阻攔,但如此一來,或許更會讓陳媚娘起疑心,從而讓後面的事情變得更難處理。

她讓月紅快去快回,其實也是在暗示梅婆子,不可輕舉妄動月紅。

剛出了煙波閣,梅婆子了就變了臉,她回頭狠狠地瞪了一眼月紅,「小賤貨,一會見了夫人,定會要了你的皮!」

月紅可不敢吭聲,低着頭跟在她的身後,知道將有一場狂風驟雨在等着她。

剛走進百靈院,就看見了陳媚娘那張臉,陰沉得像是正在吐着信的毒蛇。

「跪下!」梅婆子一腳踹在了月紅的膝蓋彎上,月紅一個趔趄栽倒在了地上。

《戰神醫妃A爆京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