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連載中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來源:google 作者:等於忘記gvx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孫悟行 遊戲動漫 等於忘記gvx

一個社畜因為莫名的原因來到了天際省,然後他驚恐的發現自己似乎正在前往行刑的路上費勁千辛萬苦逃脫之後,下古墓、摸遺迹、搶巨龍、扒強盜是從此走上人生巔峰,還是墮入另一個深淵?盡情拭目以待吧展開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章節試讀:

拷問官沒有回答,用怪異的眼神看着他。孫悟行聳了聳肩,沒有再說話離開了。

不出意外的話,後面會有一場惡戰要打。一頭巨大的熊在洞口休息,熊皮是好東西,能賣不少錢呢。

一路上還算順利,雖然有一些小的寒霜蜘蛛攔路,但是哈瓦達不愧是一名優秀的士兵。那些攔路的蜘蛛們很快就被他解決掉了,孫悟行只是跟在他後面不停的喊666。

「噓!我看到一頭棕熊。」

又走過一個路口以後,哈瓦達拉住了孫悟行,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我們可以潛行過去,但是如果它醒了,我們就會很危險。所以我們要麼幹掉他,要麼等他離開。」

哈瓦達把選擇權交給了孫悟行,孫悟行看着那頭熊的體型,心裏不免有些發怵。

雖然游戲裏很輕鬆的能幹掉它,但是這是現實啊,那頭熊的體型跟北極熊都差不多了。

自己要因此退縮嗎?孫悟行緊皺着眉頭。

未來還會有更多的挑戰,雖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龍裔,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但是自己不能就這麼退縮。

就算不是龍裔那又如何,自己可是炎黃子孫,龍的傳人。泱泱華夏,從未因天災而退縮,從未因人禍而屈服。此時此刻,孫悟行熱血沸騰,堅定的看向了哈瓦達。

「哈瓦達,我們時間不多了。我們必須早點把巨龍復蘇的消息傳遞出去。消息越早帶出去,人們就能越早的做好準備。跟巨龍相比,這頭棕熊算不上挑戰,我們不能讓它阻擋我們的腳步。」

「哈哈哈,說得對!跟巨龍相比,這傢伙算不上挑戰。我們不能讓它阻擋我們的腳步。」

哈瓦達沖了出去,緊握着長劍敲打着手中的盾牌。

「我來吸引它的注意,你找機會幹掉它!哈哈,起床了大塊頭!」

哈瓦達的動靜驚醒了睡夢中的棕熊,它有些茫然的環顧了四周。在看到了一個小不點似乎在挑釁自己,瞬間激起了它的凶性。

「┗|`O′|┛ 嗷~~」

揮舞着巨大的熊掌拍向了哈瓦達,看這架勢,這傢伙是想一擊解決掉哈瓦達。

哈瓦達很靈活的躲過了熊掌,期間不斷地敲擊着盾牌進行挑釁。棕熊含怒的一擊落空了,巨大的身軀有些失衡。好機會!躲在巨石後面的孫悟行瞬間拉弓。

「咻~噠~」箭矢射偏了,深深的扎在了一根腐爛的木頭上。孫悟行嘆了口氣再次開始尋找機會。

他大學的時候是弓箭俱樂部的優秀成員,但是畢業以後就成了社畜。射擊技巧不免有些生疏。

棕熊穩定了龐大的身軀,四腳着地撲向了哈瓦達。哈瓦達不敢託大,他獵過熊,見識過那些被撲倒的獵人們的下場。

這頭熊的體型太過巨大了,巨大的體型帶來了巨大的力量,但也會帶來巨大的劣勢,不夠靈活。

哈瓦達依靠這點,不斷地躲閃着棕熊的攻擊。實在躲不過去的就用雙手撐着盾牌抵擋。

期間孫悟行又射出幾支箭矢,大部分都落空了,不過命中的那幾箭還是給它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哈瓦達也是找了個機會拔下了棕熊身上的箭矢,這加重了棕熊的傷勢。

流失的鮮血不斷地削減着棕熊的體力,但哈瓦達的體力也消耗的很快。

一人一熊就這樣耗着,看看誰先體力不支。哈瓦達比較幸運,他還有個同伴。

雖然孫悟行的戰鬥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但是躲在暗處放冷箭還是很不錯的。

孫悟行只感覺自己的雙臂十分的酸軟,這麼多次的拉弓讓他實在受不了。如果不是有藥劑頂着,他也就能射出四五箭。

不過藥劑並不是萬能的,又灌了一瓶微型恢復藥劑,孫悟行感覺自己恢復的體力很少,雙臂的酸脹感也沒有被減弱。

只剩下一次機會了,自己的體力只能支持自己拉一次滿弓了。

看着哈瓦達的動作也開始變得遲鈍,孫悟行知道這一擊打不到要害的話倆人都得完蛋。

既然如此的話…孫悟行腦中靈光一現。

哈瓦達勉強的再次躲過了棕熊的攻擊,由於體力不支,摔倒在了地上,努力了幾下也沒有爬起來。

棕熊見到了機會,也拖着疲憊不堪的身軀,搖搖晃晃的爬向了哈瓦達。巨大的熊掌再次揮舞,它準備把這個討厭的蟲子拍成肉醬。

「好機會!」

孫悟行一聲大吼,引起了棕熊的注意。棕熊回頭去看,動作不免的有些停頓。哈瓦達趁機滾向一旁。

「咻~」「嗷~~」一支塗抹了寒霜蜘蛛毒素的箭矢狠狠的扎進了它的眼眶。刺穿了它的眼睛,釘在了它的腦子裡。

「給你開個腦洞,大傢伙!」

棕熊只發出了一聲慘叫,便倒在地上。巨大的身軀抽搐了一陣,便沒了動靜。

「哈哈哈哈……」

見到這一幕,兩人都躺在地上發出了會心的笑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體力回復了不少,哈瓦達站了起來。拿出一把匕首開始剝皮。

「這可是個大傢伙。以前獵熊的時候,這種大傢伙需要四五個老練的獵手,還要精心布置陷阱。」

「耶!哈瓦達,我們做到了。」

孫悟行也坐了起來,活動着酸脹的胳膊。

一種莫名的激動在他心中回蕩,他的情緒十分的高漲。此刻的他只想大吼出來,以此來宣洩自己的情緒。

「哈瓦達,這只是一個開始。也許未來我們要直面巨龍。希望那時候我們能夠依然像現在一樣享受到成功的喜悅!」

「哈哈哈,當然,賽博恩,當然!我們會像先祖們那樣,將那些邪惡的巨龍再次扔進墳墓之中,我堅信這一點!」

哈瓦達已經將熊皮完整的剝了下來,把熊皮摺疊包裹了起來。他鄭重的來到孫悟行面前。

「賽博恩,你會成為一名優秀而偉大的戰士。這張熊皮也許就是你傳奇的開端!」

哈瓦達用雙手把熊皮交給了孫悟行,孫悟行同樣鄭重的接過了熊皮。此刻的他已經打消了把熊皮賣錢的想法。

「哈瓦達,我不否認你的說法。我要找個工匠處理一下這張熊皮,然後裝潢起來。」

「好!哈哈哈哈我叔叔就是一個優秀的工匠,就讓他來幫忙吧!」

「那還等什麼,出發吧。巨龍可不會等着我們!」

孫悟行把熊皮背在了背上,大步走向了洞口,此刻的他依舊情緒高漲。

通往溪木鎮的小路不算平靜,兩人沒走多久就遇到了幾條野狼。

這些野狼的戰鬥力不高,但是卻極其狡詐。他們的爪子跟牙齒還可能帶着病毒。

哈瓦達的戰鬥力還是很高的,只見他如天神下凡一般,一劍一個的解決了這些惡狼。

「這是守護之石,帶着誠意在這裡祭拜的話會受到聖靈的庇佑。」

哈瓦達來到了路邊,這裡有三座奇怪的石碑。這些石碑在遊戲中只要互動就會分別得到一個永久的buff,不過只能獲得一個不能疊加。

看着面前的三座石碑,孫悟行忽然間感受到了一陣陣的心悸。

似乎...有什麼在呼喚着自己?鬼使神差的來到了法師之石前,伸出了一隻手去觸碰石碑。

霎時間,石碑上光芒大作。空氣中遊走的魔法元素似乎受到了召喚,不斷地匯聚在了他的身上。

孫悟行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被一種奇異的能量引導着。離開了地面,划過了天空,帶着他來到了一片浩瀚的星海之中。

哈瓦達(⊙ˍ⊙)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他父親從小就告訴過他:

如果帶着一顆真誠的心祭拜守護之石,那麼就會得到聖靈的庇護。

但是他從未聽說過有人得到過守護之石的回應,除了在父親的故事之中。

孫悟行在這浩瀚的星海中,尋覓着不斷地呼喚自己的存在。他看到了幾個星座。

構成這些星座的星辰比其他的更加明亮,星芒一閃一閃的。似乎在不斷地催促着自己,想要得到自己的回應。

孫悟行看出來了,這是遊戲中的技能樹。不過這裡只有五大法系的星座技能樹。毀滅系、召喚系、幻術系、恢復系、變化系。

孫悟行不知道怎麼回應星辰的呼喚,但是那股奇異的能量引導着他觸碰了每一顆閃爍的星辰。

每一顆被觸碰到的星辰都變得更加耀眼。

孫悟行一共點亮了五顆星辰,那是五個星座最底端的星辰,也是五大法系的基石。點亮了它們,孫悟行就擁有了其他法師所不具備的天賦:元素親和力。

只要孫悟行召喚,那麼天地間的元素都會愉悅的回應他。

星座之中存在的知識也不斷地灌輸進他的腦海里,那是無數迷失在浩瀚星海中的靈魂在將知識傳承給他。

他們在群星之間遊盪了無數年,尋找着能夠將人類最偉大的創造--『知識』傳承下去的機會。

孫悟行無疑是一個幸運兒,這種知識的灌輸遠比語言或文字描述更方便理解。遠古法師們對魔法的理解,這對於法師學徒來說是最珍貴的財富。

隨着知識的傳承,孫悟行對於魔法的理解也變得更加深刻。現在他有感覺,自己施放魔法控制魔力元素就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他嘗試着想要離開這片星海,那股引導他的奇異能量立刻出現了。柔和的能量帶着他的靈魂回到了地面上。

他睜開雙眼,無比敬重的對着法師之石深深的鞠了一躬。這是對於知識的尊重。

哈瓦達身邊躺着十幾條惡狼的屍體,此刻的他看起來很狼狽:

皮甲被撕裂了數個大口子;一條胳膊上滿是咬痕,用血肉模糊都已經不足以形容。

他喘着粗氣坐在地上,從衣服上撕了一根布條嘗試着給自己止血,但是另一條胳膊卻很僵硬,根本不聽使喚。

孫悟行拿出最後的兩瓶恢復藥劑給他灌了下去。傷口癒合了些許,不再流血了。不過這些藥劑只能緩解傷口,無法做到痊癒。

「哈瓦達你還好嗎?」

「哈哈!我沒事,只不過是關節石化症。倒是你,剛才發生了什麼,你得到了聖靈的庇佑嗎?」

哈瓦達顯得很是興奮,他感覺自己似乎見證了一個時代的開端。

「應該是吧,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是第一次這樣。」

「讚美諸神,現在我對戰勝巨龍的信心更加堅定了!我應該上報,讓帝國對你進行保護!」

「不不不,哈瓦達。千萬不要上報給帝國。不要忘記白金條約!梭莫人不會容忍一個得到聖靈庇佑的人類存在。一旦被他們知道了,我想我會面臨梭莫人瘋狂的追殺。」

孫悟行抓着哈瓦達的肩膀,直視着他的眼睛。

「不會的,帝國肯定能夠保密的……」

哈瓦達的聲音漸漸的變小,他的心裏也沒底。帝國有多腐朽他也知道,甚至說孫悟行本人也差點被無辜的斬首。

「哈瓦達,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好嗎?」

開玩笑呢,帝國能保密?這話你自己信嗎!

帝國都快被梭莫滲透成篩子了!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事。

孫悟行已經開始思考要不要封印哈瓦達的記憶了。

他得到的知識中有這樣的幻術系技巧,利用魔法元素讓對方的反應變得遲鈍朦朧。然後忽然清醒,讓被施法者認為自己所經歷的只是一場夢。

「我答應你,我以先祖的名義起誓,絕對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

嗯,這是諾德人最鄭重的誓言了,松加德確實是存在的。所以一旦諾德人違背了誓言,就會遭到松加德之中諾德先祖英靈們的制裁。

孫悟行這才放下心來,將哈瓦達攙了起來。

「我相信你的誓言,現在我們不能再耽擱了。我們要趕緊出發了。」

就這樣孫悟行攙着哈瓦達走到了溪木鎮。

親眼看到這座小鎮,孫悟行發現這裡並不像遊戲中那樣又窮又小。因為背靠海爾根,所以來來往往的商人不少。

這裡屬於雪漫領,雪漫領主巴爾古夫是一個老好人領主。

對於治下的人民非常的仁慈,所以只要足夠勤勞就完全可以過上富足的生活。

不過現在的這裡並不平靜,不少居民發誓他們見到了一頭黑色的巨龍在天空飛過。

「那裡就是我叔叔家,你把我留在這裡就好。請你到雪漫城龍霄宮,請求巴爾古夫領主增派援兵。」

「嗯,哈瓦達你多保重!」

走在通往雪漫城的小路上,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路上不時地有巡邏兵路過,所以小路很安全。這條路是溪木鎮通往雪漫城唯一的路,所以不可能像游戲裏那樣有強盜和野獸。

一路緊趕慢趕,終於是在天色完全黑下來之前趕到了雪漫城。

這裡是交通要道,中立於風暴斗篷和帝國的戰爭,沒有遭受戰火。不少的旅行商人匯聚於此,給這座城市帶來了高額的稅收。

不過此時的雪漫大門緊閉,站崗的衛兵攔住了孫悟行。

「站住!現在雪漫城戒嚴,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我從海爾根而來,我帶來了巨龍最準確的消息!」

「天哪!你說的是真的嗎?巨龍復蘇了?我就知道這是真的!快打開城門,讓他進去!」

士兵的表現不出意料。很多人都聲稱自己見到了巨龍,巴爾古夫領主也十分的重視這一消息。甚至下達了戒嚴的命令,這對於繁華的雪漫城是十分罕見的。

孫悟行也沒有磨嘰,向衛兵道了一聲謝之後就急忙地走進了雪漫城中。他太累了,想要儘快完成任務。

城裡也沒了往日的繁華,只有來來回回巡邏的士兵。孫悟行急匆匆的走向了雪漫城最高的建築––

龍霄宮!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