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連載中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來源:google 作者:秋月溶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多福 現代言情 秦長青

林多福不小心落水,就在這危急的時刻,是秦長豐及時救下了她被救以後,林多福發現自己的腦海中多了很多從未有過的記憶,她知道在不久以後自己就會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而這一切都是拜她的心上人所賜前世的她為了秦家付出一切,當牛做馬,可卻被秦家人誣陷與秦長豐有染,這一世,林多福一定不會允許他們往自己的身上潑髒水...展開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章節試讀:

林多福水汪汪的大眼睛感激的看着秦長豐。
長青娘一下炸了毛,可見有下田的人往這邊走來,她轉念心思一動。
一個笨丫頭,一個沒爹沒娘的白眼狼。
老娘不信今天收拾不了你們了!
「長豐,之前我就聽說林多福經常上後山,原本我是不信的,看今天這情形我卻不得不信了。
多福你年紀小被人騙了,我也同情你,可是我們長青是文化人,娶媳婦肯定要清白的。」
聽到長青娘這話,秦長豐眸色微沉。
他就住在後山原身搭建的木棚里。
別人不知道林多福進山幹嘛,他卻是知道的。
林多福為了給長青湊學費,總是找一些野味山珍去換錢,才時常進山, 秦長豐不信自家這個三嬸不知道這件事兒。
這個時候拿出來戳着林多福的心窩子說,可見心性有多涼薄!
有下田路過的村民們看到幾人的爭執,紛紛趕過來時,就聽到長青娘這句話,紛紛驚詫。
林家的小丫頭和長豐搞在一起了?
這不能吧?
自多福爸離開長河村,多年未歸,下落不明後,林多福是村子裏好多村民看着長大的。
要說林多福的品性能做出這樣的事,大家是不大願意相信的。
「長青娘,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有人站出來為林多福說話。
林多福此刻也知道,如果現在不能將事情定性,等長青娘一發力,佔了先機,一切都晚了。
於是她出乎所有人意料,一下子抱住了長青娘的大腿,哭訴道:「嬸娘,我錯了,你給我一條生路吧?
你要是覺得我不配要這個補償,我不要就行了,可千萬不要為了躲債將我往死里算計呀!」
長青娘猝不防的被林多福這個舉動嚇到。
接着林多福看着村民們,又道:「各位叔伯嬸子大娘,我被逼到這個份上是沒有活路了。」
「我是什麼樣的人,大傢伙都是看在眼裡的。
但我嬸娘為了賴賬,污我清白。
我媽本來身子骨就不好,若是這些風言風語的流言傳到我母親跟前,豈不是讓她病情更重。」
秦長青面色鐵青的冷喝道:「我母親何時說過污衊你的話。」
林多福抹了抹臉上的淚珠,道:「既然不是污衊。
那大傢伙評評理,我和長青哥自小一起長大的,如今長青哥考上了大學,我是有什麼道理冒着被人發現的風險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平日林多福緊巴巴就跟在秦長青屁股後面打轉,都是大家看在眼裡的。
何況,能在他們這個山溝溝里出現一個大學生。
那是全村人都得捧起來的狀元之才的存在。
但凡有點腦子的姑娘,誰會那麼想不開放着這樣一個金窩窩不要,跑去和其他男人廝混在一起?
尤其這個男人還是無父無母,沒有家業田地,一直獨居在後山的『野人』秦長豐。
長青娘頓時被林多福的這句話給問哽住了。
她暗吸了一口氣。
這個小蹄子今天是怎麼回事?
不僅腦子靈活了,連嘴皮子也變得這麼溜,性格好像脫胎換骨變了個人似的。
叫她一時也想不出一個更合理的借口。
林多福說著,又開始抽泣了起來:「既然這些都是沒有的事,嬸娘卻這麼說,可不就是在污我清白。」
她那雙泛着淚花的眼睛看向了剛才大聲呵斥他的秦長青。
知道事情原由的秦長青目光閃爍,此刻也不敢再睜眼去瞧林多福。
秦長豐唇角噙着一抹冷意,幽幽道:「我記得林多福媽身子骨剛經過一場氣,人在床上躺着。
要是再有什麼莫須有的話傳過去,人說不定就沒了。
賴賬沒什麼,算計人命就缺大德了,這是畜生都做不出來的事兒,多福你是不是誤會了?」
村裡人雖說時常有些口角什麼的,但真鬧出人命的事兒,還沒有過呢?
聽到秦長豐這樣說,大家看長青母子兩個的眼神就多了一層考究。
秦長青心思本就敏感,此刻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
「唉,你是個孩子,我也不會和你計較爭論對錯。
你都是對的。
我背這個鍋,但多福,長青是真的不能娶你。
你再這樣鬧,也……」 說著長青娘為難的擺了擺手。
長青娘這招以退為進,頗為效果。
褪去最初對林多福的同情之外,大家也從現實出發了。
村姑和大學生確實不相配。
要是換成了自家孩子,可能也會悔婚。
人心都是自私的。
誰讓秦長青長得好又有出息呢?
林多福止住了抽泣,捏緊了雙拳,咬唇恥辱道:「好,是我沒這個福分。
這樣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也不配進我林家門,最好以後兩家老死不相往來!」
林多福這話可是將長青娘倆好不容易長上的面子,重新踩個稀碎。
「林多福,你……」 秦長青臉色慘白。
明明以前她知道的,自己不喜歡入贅、童養夫這樣的字眼,林多福和袁姨言語間都是小心迴避掉。
現在林多福說出這樣的話,不是狠狠在打自己的臉嗎?
「別叫我的名字,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別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現在我就一句話,你們想要賴賬也可以,只要說句敞亮話就行,我概不追究。
但悔婚,還不把花我家的錢賠給我。」
長青娘看到林多福認了真,開始打感情牌,她是知道這丫頭多稀罕長青的。
「林多福,十多年的感情,你非要論那麼真做那麼絕嗎?」
林多福道,「我和我媽都是好性的人,為了兩家的名聲,沒有堵到你家門口去要賬,但大傢伙也看到了,這家人非但不記恩情還要編排我的名聲,是想吃絕戶嗎?」
這個死丫頭,真是賤皮子。
「怎麼可能呢?
是你多想了。」
「那好,要麼我今天以死明志,要麼嬸娘你今天發誓,敢在背後繼續使壞,秦長青在大學就被除名。」
秦長青白着一張臉阻止了母親將要出口的話,「多福,你要知道我從來不想傷害你。
不要說這些傷感情的話。
而且你說的賬我也給你清了,等會兒就給你送五百塊錢過去。」
長青娘尖叫一聲,「林多福,你就這麼狠的心嗎?
又是要錢又是起誓的!」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