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連載中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

來源:google 作者:青皮老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小霞 蘇雲鵬 都市小說

48歲的文達集團董事長蘇雲鵬被小嬌妻謀財害命而死與自己的遺孤生離死別重生後,18歲的原主又是被村霸欺辱致死的兩世的凄風苦雨劈頭襲來,沒有比這更倒霉的事兒了他暗下決心,要用頭腦解決眼下的事情,破解命運的困局且看他是怎樣從一個鄉村窮小子,一路開掛,收割愛情,煉成富豪的.......展開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章節試讀:

7月7日,蘇雲鵬參加高考那天,蘇大生牽着自家懷孕8個月的母驢去河灘放牧。

路過李大奎家門口,李大奎家那拴在楊樹上的大叫驢看見母驢,嗯啊嗯啊怪叫着,往母驢身上躥。

韁繩扯斷了。空氣都被大叫驢嗯啊嗯啊爆炸的荷爾蒙撕裂了。

蘇大生使出吃奶的勁扯住半截韁繩,也沒把大叫驢從母驢身上拽下來。

「奶奶的,你這叫驢是西門慶轉世嗎?人家潘金蓮可是挺着大肚子呢。」

蘇大生心裏罵著那大叫驢,從路旁扯起一根木棍朝大叫驢砸去。

大叫驢愣是冒着蘇大生的棍棒雨,舉着它那粗長的黑棒子把母驢強了。

蘇大生氣急敗壞,一棍子打在大叫驢的後腿上。大叫驢瘸着滴血的後腿嗯啊嗯啊逃跑了。

晚上,母驢就流產了。

蘇大生心疼的不行,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着這頭母驢呢。

蘇大生剛想去找李大奎討個說法,李大奎就帶着一幫人找上門來了。話不投機,就把蘇大生打傷了。

李大奎是村霸,家族勢力大,在村上誰也不敢惹。

蘇家雖然弟兄四個,除了蘇大生稍有些剛性,三個弟弟都是軟蛋。在村裡經常被李大奎家族欺壓。

李大奎還給蘇雲鵬他爹四兄弟分別起了外號。

蘇大生的外號叫瞎子驢。他小時候天天牽着家裡的瞎驢去河灘放牧。後來瞎子驢的外號就叫開了。

蘇雲鵬二叔的外號叫甩腿。他小時候得了小兒麻痹,走起路來腿一甩一甩的。

蘇雲鵬三叔的外號叫稜子。他生下來頭像正方形,有稜有角的。

蘇雲鵬四叔的外號叫聾子炮。他生下來聽力有問題。

李大奎起的這些羞辱性的外號,讓小時候的蘇雲鵬煩惱無比。

村上那些小壞蛋們還編了個順口溜,「老呀嘛老大燈不明,老呀嘛老二路不平。老呀嘛老三帽不圓,老呀嘛老四炮不靈。」

李大奎的大兒子李超,經常當著蘇雲鵬的面陰陽怪調的唱那順口溜。他還領着一群小壞蛋欺負蘇雲鵬。

李超比蘇雲鵬大兩歲,生的膀大腰圓,而蘇雲鵬那時個子小,身體單薄,常常被他揍的鼻青臉腫。

蘇大生和李大奎兩家的驢事兒,在村長夏長天的主持調解下得到解決。

蘇大生打傷了李大奎家的驢腿,李大奎的叫驢把蘇大生的母驢弄流產了,兩家算扯平了,互不相賠。李大奎帶人打傷了蘇大生,賠償醫藥費一百元。

蘇大生心裏憤憤不平,村長明顯是偏袒李大奎。驢要是不流產,驢娃兒將來能賣三百元呢。一年的開支可都指望這頭驢娃兒呢。

可是,又有啥辦法,只能忍氣吞聲。

可氣的是,李大奎答應賠償的一百元醫藥費,一個月過去了,要了多次就是不給。

蘇雲鵬高考結束,看着爹被欺負,他已是身高一米八,血氣方剛的十八歲大小伙兒了,再也受不了這窩囊氣。從小到大積怨已久,終於爆發。

不過,他身體還是有些單薄,好漢難敵四手。結果被李家一群人圍毆致死。

村裡人並不知道蘇雲鵬活過來了。

蘇大生和王二妮躲在家裡照顧蘇雲鵬,也沒出門。也沒告訴任何人孩子又活了。

今天晚上,蘇雲鵬沒讓爹知道,偷偷跑出來,卻撞見李大奎的娘們王大雲這一幫狗雜種歹毒的議論。

李家這一群娘們兒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散去。

蘇雲鵬一直在暗地裡悄悄觀察着動靜。直到王大雲回到家,拴上院子大門,拉滅裡間的燈,他才從黑影里出來。

他把事先準備的白色高帽子戴在頭上,臉上塗了麵粉,裝扮成鬼的樣子。他爬上李大奎家的院牆,發出陰森可怕的鬼叫。

「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

蘇雲鵬重生前世,學過口技,能夠模仿各種聲音,重生過來派上了用場。

「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

這聲音彷彿地獄裏發出來一般,夜深人靜,特別瘮人。

王大雲聽見外面的動靜,她打開屋門,走進院子查看。

「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

王大雲聽到瘮人的鬼哭聲,猛然看見牆頭白帽白面的鬼,嚇得吱哇亂叫着向屋裡跑去。

「鬼呀!鬧鬼了。」

當王大雲拿着手電,手持棍棒,領着大兒子李超跑回院子時,已不見牆頭那鬼的蹤影。

李超剛從睡夢中被王大雲拽起來,迷迷糊糊的。他埋怨王大雲一驚一乍的,哪有啥鬼呀,肯定是聽錯了,看花眼了。

王大雲也有些疑惑,也許真是聽錯了,看花眼了。牆上啥也沒有了。

母子倆躺下不久,剛要迷迷瞪瞪睡着,外面又是一陣瘮人的鬼哭聲。

「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

王大雲嚇的渾身瑟瑟發抖。李超也真真切切的聽到外面瘮人的鬼哭。

他們不敢開燈,趴在門縫,隱約看到牆頭白帽白面陰森恐怖哭泣的鬼,急忙返回床上,精神高度緊張,用被單矇著頭,不敢吭聲。

「這蘇雲鵬怨氣太重,陰魂不散呀。」

深更半夜,遇到這種情況,王大雲被嚇破了膽。早沒了晚上與本家那些娘們兒們閑言碎語時的英雄氣概。

大約過了10分鐘,那鬼的哭聲漸漸遠去,消失在深夜的寂靜里。

鬼哭聲雖然消失了,但母子倆還是矇著頭不敢動彈。一直似睡非睡,迷迷瞪瞪到凌晨兩點才睡着。

「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還我命來......還我家錢......嗚嗚嗚......」

就在母子倆剛進入夢鄉時,那瘮人的鬼哭聲又出現了。

母子倆的精神幾乎要崩潰了。

鬼哭聲又持續了10分鐘才算消失。母子倆不敢再睡,一直矇著頭,苦苦挨到天亮。那鬼的哭聲也沒再出現。

河灣村炸鍋了。

李大奎家左鄰右舍昨晚都聽到了瘮人的鬼哭聲。這坐實了蘇雲鵬陰魂不散的事實。

王大雲、李超母子倆昨晚受到三次驚嚇,精神恍惚。

她的本家們叫來村裡的巫婆幫忙驅鬼。

當晚,蘇雲鵬裝完鬼回到家,蘇大生和王二妮焦急的問:「娃兒,你去哪兒了?」

「我去李大奎家要賬了。」

蘇大生和王二妮嚇的一身冷汗。

「娃兒,錢咱不要了。咱惹不起人家。」王二妮怯怯的說。

「爹、娘,你們別管了。他們會還錢的。」

蘇大生和王二妮感覺今天的兒子與以前有些不一樣,那語氣和眼神中帶着堅定,像一座可依靠的山一樣讓他們踏實。不像兩天前,那是老實人被壓抑太久的爆發。

「娃,你差點就死了。人家大門大戶,咱鬥不過人家。還是算了吧。」蘇大生唉聲嘆氣。

「爹,你別管。我不怕他們。他們欠的,早晚要還,走着瞧。」

王大雲可是親眼目睹蘇雲鵬被自家爺們兒打死的場景。這孩子抬到衛生院,醫生說早死透了。

她咋也不會想到蘇雲鵬又活過來了。

王二妮有些擔心,娃兒已經活了,李大奎的婆娘昨晚被娃裝鬼驚嚇了三次,還蒙在鼓裡。她害怕李家知道後再報復娃兒。

「他爹,把娃活過來的消息告訴村長吧 ,讓村長調解一下 。李家咱可惹不起呀。」

蘇大生儘管憋屈,但內心也有些鬆動。不管咋說,娃兒活了。啥也沒有娃兒的命重要。

「爹、娘,你們別管了。這事兒恁倆聽我的。我讓李大奎登門給我磕頭,賠醫藥費。」

蘇大生和王二妮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着這個活過來的兒子。這還是自己的兒子嗎?

蘇雲鵬被李家打死之前,辦事毛草,容易衝動,說話可沒有這麼牢靠。

「爹、娘,放心吧。咱不動一刀一槍。我有辦法。」

蘇雲鵬堅定的說。

《重生九零:富豪煉成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