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之前夫你好毒
重生之前夫你好毒 連載中

重生之前夫你好毒

來源:google 作者:洛雲菲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文馨兒 洛雲菲 霸道總裁

她死了割腕自殺本以為,死了就能逃開的可未曾想到,天意弄人,竟再次淪為男人的玩物前世,七年,她小心翼翼的乞求他的哪怕一次停留,回報她的卻是他懷中各色女人和一紙離婚協議今生,她千般計謀,只為能逃離他的掌控,卻一次次掉入他的愛情陷阱,直到最後,失去所有的籌碼,不得不淪為他的附屬品物是人非,機關算盡,前世今生,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那粉雕玉琢的「小小男子漢」,永遠都擋在她身前,大聲宣誓着,壞蛋,不許傷害我媽咪!眼淚已經不知不覺的順着臉頰滑落……展開

《重生之前夫你好毒》章節試讀:

洛雲菲張着眼睛,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猩紅的血液一點點從手腕的切口流下來,慢慢在地板上堆積,染紅了銀灰的地毯,意識漸漸迷離,然後她慢慢闔上眼睛……原來絕望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連死亡都變得沒那麼恐怖了。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終於,可以對他放手了,放手了,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吧。

就在前一刻,她推開那扇門,看到散落一地的衣物,那躺在沙發底下的內/褲,刺眼的黑色條紋,還是她買給他的,耳朵里是不時從房間里飄出來的女人的呻/吟聲,她知道,他又帶女人回家了,彷彿是為了回應她的猜測,房間里的動靜更大了,甚至連男人粗重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她不敢抬頭,男人從不會鎖門的,她幾乎可以斷定,即使抬頭,對上的無非是男人冰冷凌厲的眸子,帶着一如既往的輕蔑。

她一點點撿起地上的東西,收好,放在旁邊的沙發上,然後退出去,關上門,掩去一室的春/光旖旎,也咽下胸中不斷泛出的苦澀……,是的,她就是這麼怯懦,就是這麼卑微,即便男人已經到了有恃無恐的地步,她也只能選擇用這種方式來了結自己,……當鋒利的尖刀刺入皮肉,除了麻木,她什麼都感覺不到。

洛雲菲從沒有想過還能醒來,因為生命對她來說,早就沒有了意義,木已成灰,一個心死的人對這個世界還能有什麼奢求呢,可是眼前還是漸漸亮了,她知道那是光,可是這一刻她只覺得暗無天日,好想永遠都那麼沉睡,起先周圍只是一片靜謐,然後耳邊是熟悉的呼喚,媽咪醒醒,媽咪醒醒……,彷彿被什麽牽引着,她覺得自己身子很輕,眼前的景物,逐漸清晰起來。

她失憶了,當然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但這是醫生給出的答案,什麼海馬壓迫神經元,什麼腦子裡有血塊,她不想要明白,她只知道,這是唯一可以解釋她現在狀況的說法,她重生了,確切的說是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總裁,一個跨國公司的女總裁,擁有着市值上億的資產和上百家連鎖企業,以及令人稱羨的社會地位,絕美的臉龐,任何一點,都和前世的她,千差萬別。

「謝謝各位對我的支持和信任,我希望經過這次事故,我的能力沒有下降……」,在董事會上,洛雲菲,不,現在應該是文馨兒,照本宣科的念着,不時的和對面的男人對視,明纖宸,一個眉目俊朗,擁有着模特身材明星臉龐的帥哥,是她在醫院醒來之後第一個看到的男人,自稱是她的特助,外加負責她的生活起居,此刻他正望着她,明明是一張順從的臉,可不知怎麼的,她卻覺出了幾分邪氣。

「我會繼續努力工作,這段日子請大家多多關照,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文馨兒面向在場的各位主管、經理,鞠了一個四十五度的躬。

然後,就是大家一陣歡呼,只有掌聲,卻沒有任何人回應,難道她平時在公司的形象一直都是這種冷酷嚴肅的嗎?還是大家都是那麼虛偽,不自覺的嘴角微微揚起,正要微笑,對上男人一臉的漠然,她只好生生壓了下去,只是點了點頭。

「今天的會就到這裡吧,大家可以各自去忙了,有事總裁會招呼大家的!」

明纖宸一聲令下,人群很快散去,偌大的辦公室很快就安靜下來了,洛雲菲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看了看旁邊軟軟的沙發椅正要坐下,旁邊的男人突然轉過身,把她按到牆上,大手卡住她的脖子,眼睛裏帶着紅色的火焰,「文馨兒,你戲演完了沒有?這麼多人被你耍着玩,很有意思是不是?」

演戲?什麼意思?洛雲菲一頭霧水,只是拚命的尋找可以呼吸的空隙?

又來了?這種偽裝起來的無辜,以前他就是被她這張臉騙了,才走到這樣的地步,文馨兒,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看不明白,為什麼她話一張口,男人的怒氣似乎更勝,卡住她的手越來越用力,洛雲菲開始劇烈的咳嗽,眼睛張得老大,難道這好不容易得來的身體這麼快就要失去了……還真是諷刺。

男人總算鬆手,然後洛雲菲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竟然突然跪在她面前,「文馨兒,我求你了,別玩了,你到底要我做什麼?你跟我直說,你別這樣捉摸不定了,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

局勢轉變的太快,洛雲菲是完全的傻了,她不明白,文馨兒到底是怎樣一個可怕的女人,為什麼可以讓一個男人懼怕到這樣的地步,可是現在這一切赤/裸的在她眼前,她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手忙腳亂的想要把男人扶起來……

「是不是因為Amy,我跟你解釋過了,她是我的學妹,只是偶然在酒會遇到才出去吃了一頓飯,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你不要去傷害她,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千萬不要……好嗎?」

明知道女人不會因為他的哀求改變任何決定,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可能遭受的結局,明纖宸只能盡自己最後的一絲努力,只希望這一次,她只是丟了工作就好,還不至於……失去女人最珍貴的東西。

「明纖宸,你快起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你忘了,我,我失去記憶了,是真的失去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洛雲菲胡亂的解釋着,臉上是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偏偏男人力氣太大,她根本就拉不起來,一個趔趄就跌在男人身上,她趕忙試圖從男人身上爬起來,下一刻,狀況卻更加失控。

洛雲菲已經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等她的腦袋恢復清明的時候,她正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胡亂地親吻着,甚至撫摸她的身體,而這個男人竟然是明纖宸,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是這樣的關係,可是,現在的她,缺少任何的反抗能力,只有任由明纖宸壓在身下恣意地蹂/躪。

洛雲菲再一次感到了羞辱,憤恨,欲哭無淚,原來,即使換了一副身體,她仍然逃脫不了一樣的命運。

忍受着男人瘋狂啃噬着自己的身體,帶着輕佻的笑意,眼睛裏沒有一絲的感情,她看的出來,他,只是把她當成玩具罷了,一個發洩慾/望的玩具,痛楚、麻木不斷衝擊着腦海里的神經。

該死的重生。

她現在是寧願被深埋在地底下不見天日,永久長眠,也不願將靈魂附在別人的身上,讓人再次把她的自尊踩在腳下。

她合上了眼睛,任由絕望的淚水盈滿了眼眶。

男人卻突然停下了動作,一臉驚訝的望着她,似乎是看到了這世間最奇怪的東西,然後他從她身上下去,看着她,眼睛裏有莫名的精光閃動,「誰?說,你到底是誰?你不是她,你根本就不是她?」

就算失去了記憶,可是眼神……眼神是不會變的,那個女人,她根本就不能擁有這麼清澈的眼神,她只會逼他,只會要挾他,想盡一切辦法摧毀他在乎的一切,她不會有眼淚,絕對不會。

「我……我……是……。」

雙手一得到自由,洛雲菲本能的用床單蓋住自己的身體,可是驚恐、陌生還是讓她忍不住瑟瑟發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男人的問題,這一切都太詭異了,沒有人會相信的,她只是不想自己被當做奇怪的人類,被送到實驗室。

「你說啊,你到底是誰?你根本就不是文馨兒,你不是文馨兒對不對?」

男人開始搖晃她的身體,似乎很渴望得到肯定的答案,洛雲菲咬着嘴角,努力發出清楚的音節,「不記得了,我只是不記得了!」

然後在男人失神的瞬間,她已經裹着床單,衝進了浴室。

洛雲菲對着浴室里偌大的鏡子苦笑,鏡中的女人滿身的青紫淤痕,髮絲凌亂,手不自覺的撫上臉頰,和這張臉……還真是不相配呢?怎麼辦呢?第一次佔據這個身體,就讓她遭受了這樣的磨難,差點被那男人……洛雲菲自嘲地笑笑,擰開熱水,讓溫熱沖刷着身上的痕迹,直到鏡中的女人開始模糊,看不見身體和靈魂。

陸子皓,聰明如你,如果見到我,能辨認出如今的我嗎?現在的我,已經什麼也說不出口了,還是……你根本從未在乎過我的存在。

洗完了澡,換上清爽的衣服,洛雲菲從浴室里走出來,手觸碰到冰涼的床鋪,恐怕男人已經走了吧?莫名的竟湧上一絲酸澀,她趕緊甩頭,揮去這紛亂的思緒,佔有了別人的身體,難道連思緒都跟着承繼了嗎?

《重生之前夫你好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