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收個魔尊當徒弟
重生之收個魔尊當徒弟 連載中

重生之收個魔尊當徒弟

來源:google 作者:曈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琉韻 玥酥璃

人魔戰爭的主力玥酥璃在封印魔君之後被自己人背刺,命喪於隕仙台上再度醒來,竟又遇昔日仇敵魔君,不過這軟萌求收自己為徒的魔君是怎麼回事啊?一陣凌亂之後,玥酥璃轉念一想,自己可能是重生到了自己幼時,因為玥酥璃沒有成為君家養女之前的記憶,一切洗牌重來,玥酥璃表示要主宰自己的命運,天下安危干她何事,她只想教育徒弟,安穩過日子,可是事情的發展似乎超乎了她的想像,她並不是簡單的重生展開

《重生之收個魔尊當徒弟》章節試讀:

仙魔大戰後的九州三域的大地上已然下了三天不停歇的雷雨,天空「轟隆隆」的雷聲不間斷,街市都因這場雷雨閉市了三天。

而在九州三域的正中心,矗立着一根高聳的銀白柱子,一身血色且身體呈半透明的女子被一根根噬魂釘穿透身體各處,死死的釘在了柱子上。

「玥酥璃。」一個輕盈的女聲隨着兩道身影的出現響起。

也就在這時,一道粗壯的雷電砸在了玥酥璃的身上,隨後她的身體變得更透明了一些。

玥酥璃睜開雙眼,蒼白的臉上,神色平靜,看向前方的兩道身影,沒有血色的嘴唇勾了勾,沒有說話。

眼前兩人一個是玥酥璃的妹妹君嫣慕,另一個則是玥酥璃的夫君沐黎,而玥酥璃如今這個樣子有大半原因是他們兩人。

「姐姐,想好了嗎?只要你把你的功法交給我,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玥酥璃沒有說話,而是垂眸看向周圍漸漸聚集起來的人群,眸中的神色漸漸的暗淡了下來。

那些人前不久在玥酥璃和魔族魔尊大戰之時還伴於玥酥璃左右,而就在大戰結束的剎那,他們走向了她的對立面。

魔尊不死不傷,數天大戰後玥酥璃以自己的大半魂魄為引封印了魔尊,而解除封印的條件便是祭出玥酥璃餘下的魂魄,打開封印。

而這個封印的具體情況也只有君嫣慕知曉,所以君嫣慕利用了人們懼怕魔尊再次重返人間的心理,煽動着人們。

在玥酥璃在前線廝殺之時,人們便在戰場下謀划著如何擒住玥酥璃。

所以在玥酥璃封印魔尊退下戰場後,迎接她的不是勝利的歡呼,而是人們一擁而上束縛住了筋疲力竭再沒有反抗能力的玥酥璃,挑斷了她的手筋和腳筋,送上了這隕仙台。

隕仙台上人要被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洗禮,直至不在人間留下一絲痕迹。

原本玥酥璃因為封印魔尊本就缺失了一半的魂魄,隕仙台儀式還未過半,玥酥璃的魂魄已然瀕臨破碎。

此刻只靠噬魂釘這損傷魂魄的東西吊著玥酥璃剩下的魂魄,確保其不消散。

沐黎看着玥酥璃油鹽不進的樣子,皺起了眉頭,說道:

「玥酥璃,把功法給嫣兒吧,不要自私,你走之後還需要人保護九州三域的安全啊。」

「交給她?」玥酥璃淡淡的說著,終於是把視線轉移到了沐黎身上。

「你們今日興師動眾的過來,就是為了君嫣慕口中的功法?」

玥酥璃話音才落下,周圍的人群便嚷嚷了起來。

「那本就是君尊者的東西,不過是物歸原主而已。」

「對啊,玥酥璃你把偷來的藏着掖着作甚?識相的話就把功法還給君尊者。」

「君尊者管理九州三域,是九州三域的主,尊者讓你交功法,哪裡還有藏着的理?」

君嫣慕在眾人的話語中仰起頭,居高臨下高傲的看着玥酥璃,笑道:

「玥酥璃,若不是君家收留你,你哪裡能活到今天?不報君家養育之恩也罷,竟然還不知廉恥的偷走君家功法。」

玥酥璃忽略了君嫣慕的話語,看着周圍無一不沖她破口大罵的人,心是越來越涼。

不久前,她還在拚命保護這些人。

可是此刻,他們無一都恨不得她立刻死去。

「不交是吧?」

君嫣慕眸中閃過一絲狠厲的神色,對身旁的沐黎說道:

「用噬魂鞭打她,打到她說為止。」

沐黎點點頭,手中幻化出了一根帶着倒刺的墨黑色的鞭子,手臂一揮,那鞭子便重重的甩在了玥酥璃身上。

玥酥璃身子微微一顫,麻木的痛覺終於又有了一絲反應,畢竟噬魂鞭帶來的痛苦比天雷還要更上一層樓。

一鞭又一鞭打在了玥酥璃身上,但她依舊垂着眸子,一聲都不吭。

不久,沐黎看着身軀已然快消散的玥酥璃皺起了眉頭,手中的鞭子也停了下來。

再打下去玥酥璃最後這點魂也要散了。

君嫣慕看着此情景也微微皺眉,奪過了沐黎手中的噬魂鞭,從半空中落到了玥酥璃身前。

君嫣慕用鞭子迫使玥酥璃抬起頭和自己對視,而後君嫣慕墨色的眸子發出淡淡的紫光。

「玥酥璃,交出功法。」

玥酥璃視野雖然已然變得模糊,但依舊認出了這是君家的精神控制,她撐着最後一絲理智,嘲諷道:

「君嫣慕,不屬於你的東西,終究不是你的。」

話音落下,玥酥璃眼中最後一縷光徹底散去,機械的問道:

「什麼功法。」

君嫣慕眼見玥酥璃被自己控制,非常滿意,聲音中也帶着激動

因為她以前也試過控制玥酥璃,但都沒有成功,剛剛也是放手一搏,沒想到成功了

「你控制曼陀羅華的功法。」

一道微光在玥酥璃胸口凝聚,一顆晶瑩的雪白的珠子便浮現在了玥酥璃身前,珠子中還有一朵曼陀羅華的花朵。

「沒有功法,它可以讓你控制曼陀羅華 。」

君嫣慕眼中充斥着貪婪抓住了那顆珠子,迫不及待的用靈力注入其中後,手心中凝聚起了一朵朵盛開的曼陀羅華。

「縱使你再反抗最後這功法還不是被我得到了。」

君嫣慕看了一眼被榨乾最後一點精神力,徹底昏死過去的玥酥璃後,抬手將手中的曼陀羅華砸向了玥酥璃。

「就讓你的功法送你下地獄去吧。」

突然,一道血紅的雷砸了下來,將玥酥璃整個包裹住,擋住了君嫣慕的攻擊,而君嫣慕也被這道猝不及防的雷電後退了幾步,周圍了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雷光刺的睜不開眼睛。

「師父。」一身白衣的少年掩蓋在血紅的雷電之下,輕聲的叫着已然昏死過去的玥酥璃。

但此刻玥酥璃已然聽不到少年的輕喚了。

少年抿唇,抬起顫抖的手輕觸玥酥璃的額頭,輕聲道:

「我帶你走。」

雷光漸漸散去,一個白衣少年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而少年身後本應該死死釘在柱子上的玥酥璃此刻已然消失不見了。

少年一身純白,白凈的小臉上是人畜無害的樣子,手中捏着一朵曼陀羅華,一臉笑意的看着君嫣慕。

但讓眾人恐懼的是這少年的長相就是一個幼年版魔尊的樣子,但最恐懼的莫過於君嫣慕。

因為君嫣慕認識眼前少年身上的衣服,和當年玥酥璃最初被帶到到君家穿的那身一模一樣。

「魔尊,是魔尊啊!!!!」

「不可能,他不是被封印了嗎?」

「難道那玥酥璃把他放出來了?」

「卑鄙的玥酥璃,死了也不安生。」

君嫣慕看着眼前的笑意盈盈的少年,心中有些慌亂,但是還是盡量平靜自己的內心,突的,她看見少年周圍涌動的靈力後大聲道:

「大家冷靜,你仔細看,他身上不是魔氣,是靈力。」

魔族修鍊魔氣,而人族修鍊靈力,魔氣和靈力是不相容的,二者相互吞噬,不可能在同一個個體中出現。

也許眼前這個少年只是長的和那魔尊有些許相像。

眾人此刻都是那麼想的,但下一刻,少年卻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一勾,輕笑道:

「是嗎?」

「你們是不是以為,靈力和魔氣不能相融呢?」

說話間,少年墨色的眸子漸漸染上紫色,掌心也凝聚起了血色的魔氣,但他的身上依舊附着有着濃郁的靈力。

「怎麼…可能……」

眾人一呆,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是滿滿的不敢置信,而距離最近的君嫣慕直感毛骨悚然,直接凝聚起了一朵曼陀羅華向少年砸去。

少年微微一笑,輕鬆的避開了君嫣慕的攻擊以無法捕捉的速度移動到了君嫣慕的身後,說道:

「你們真以為沒了她,你們打得過我?」

少年的稚嫩的聲音卻激起無數的恐懼。

「他真的是魔尊!!!」

「可是我們剛剛去看那魔尊的封印,封印沒破啊???」

周圍的一切都混亂了起來,君嫣慕快速拉開與少年的距離,催動手中的珠子,想要凝結出更多的曼陀羅華,但動作卻頓了頓。

少年自然是見着了君嫣慕臉上的微表情,沒說話但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君嫣慕壓制着內心的恐懼大聲說道:

「大家,現在我們人多勢眾,現在魔族已滅族,現在唯有魔尊一人,我們團結起來,也可以贏。」

少年聞言,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魔族生生不息,可不是你說滅族就滅族的。」說著少年手腕一翻,手中魔氣便附到了一個正在罵玥酥璃的人身上。

那人還來不及掙扎,周身的靈力立刻被魔氣吞噬殆盡,周身皮膚開始呈現紫色,眼睛翻白,漸漸有了一些魔族的特徵。

這還沒完,那人轉頭咬了一口自己身邊的人,被咬之人也呈現了同樣的往魔族方面的變化。

整個過程發生的很快,一瞬之間場上便有了三四個魔族。

這會兒所有人莫說團結對抗魔君,直接便亂成了一盤散沙,四散逃開。

沐黎也直接拉上了君嫣慕跟上了大多數人的腳步,進行逃離。

待這偌大的隕仙台只余幾個被感染成魔族的人和少年單薄的身子後,少年褪去了身上的魔氣,眸子也恢復了墨色,留下一身乾淨的靈力。

他看着掌心中的曼陀羅華,微微一笑。

「師父等我,我來了。」

《重生之收個魔尊當徒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