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難是遺忘
最難是遺忘 連載中

最難是遺忘

來源:google 作者:夏季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季晚 陸以梟

結婚一年,他兩次打掉她腹中胎兒因為愛他,她卑微到了塵埃里,處處容忍,處處退讓可到最後,他卻為了初戀的一句話,要她的命展開

《最難是遺忘》章節試讀:

「又懷孕了么?」
夏季晚呆愣的坐在沙發上,撫摸着小腹,喃喃自語道。
結婚一年,這是她第三次懷孕。
她的前兩個孩子,是被她的丈夫陸以梟,親自逼迫,用最殘忍的方式流掉的。
夏季晚苦笑一聲,看向放在茶几上籤好字的離婚協議書,目光變得堅毅。
這個孩子可能是她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再被流掉,那她可能這輩子都失去做母親的資格了。
她一定要保住他,不惜一切代價……
咔噠,卧室門開了,陸以梟高大的身軀從外面走入。
夏季晚急忙站起身體,不着脂粉的清麗面龐上,已然發白。
「陸以梟,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
從現在開始,我跟你之間,再沒有任何關係。
」她沉聲說著話,垂在身側的手指緊張的握拳。
陸以梟動作微頓,抬起那雙凌厲兇悍的黑眸,緊盯着夏季晚。
「你要離婚?」他邁開修長腿,臉上毫無表情,但他身上那股凜冽的氣勢,卻猶如實質,壓得夏季晚雙腿發顫。
「是,我們離婚吧,小瑩……」夏季晚話音未落,眼前就突然一花,接着喉嚨一痛。
是陸以梟一步上前來,死死扼住了她的脖子,力道狠辣,是真的想要弄死她。
「夏季晚,你也配提小瑩的名字!」陸以梟那雙陰沉的眸子,銳利的盯着她,「當初你心甘情願嫁給我的時候,怎麼沒想着離婚。
現在就想離開?你欠的債,還完了嗎?」
「陸以梟,你打了我兩個孩子,兩個孩子的命,還不夠還嗎?」夏季晚被掐着脖子,小臉漲紅,眼角不停又淚水落下,「再說當初的事情,我沒有……咳咳!」
話說到一半,脖子上的手指,陡然狠狠收緊,像是要直接捏斷那纖細的骨頭。
「夏季晚,你給我閉嘴!你那些謊言借口,我聽夠了!不管你現在又在耍什麼花招,在我沒懲罰夠之前,這個婚,你別想離!」
他說完,掐着夏季晚的脖子,將她摁在地上,又翻了一個身,讓她臉埋進冷硬的地板上。
「撕拉——」撕開了她的裙子。
「陸以梟,你住手!」夏季晚掙紮起來,這個男人每次要她都像是要弄死她一般的兇狠,現在自己懷着孕,她不想跟他做那種事情。
陸以梟粗暴的按壓着她的身體,弄出大片青紫的痕迹。
夏季晚掙扎得兇狠,雙手奮力的抵抗,隨手在茶几上摸索到一把剪刀。
夏季晚想也不想的對準了陸以梟的脖子。
「別碰我,陸以梟!」她用力捏着剪刀的手指在發抖,「跟我離婚,成全你跟小瑩不好嗎?」
鋒利的剪刀,距離陸以梟的脖子,只有幾公分。
抬起那雙沉冷的眸子,嘲諷地盯着夏季晚那雙顫抖的眼睛。
夏季晚心臟一縮,下一秒,自己的手腕就被陸以梟扣住,他不遺餘力的狠狠收集指頭,捏得夏季晚白皙的肌膚泛青劇疼,再猛地往地上一按。

《最難是遺忘》章節目錄: